首頁 / 放心消費 / 正文

購買“微信語音包”大叔變聲萌妹子 律師:有違法風險

2019年10月24日10:52   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微信里給你發語音的萌妹子可能只是一個使用了語音包的大叔,近日,一則“10元可買上千條微信語音包”的消息引發網友熱議。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多家網絡平臺和社交平臺中檢索,發現若干銷售“微信語音包”的商家,且售價大多在幾十元,有的語音包月銷量已經近千筆。

  北青報記者購買語音包服務后發現,使用語音包服務需要下載專門的軟件,語音包中有多條與“紅包”相關的語音。賣家還在銷售中稱如果買家將語音包用于非法用途,賣家拒絕擔責。律師表示,語音包雖然很多時候被包裝成娛樂工具,實際上在其制作、售賣和使用中都可能存在違法風險。

  網上售賣微信語音包

  10月20日,北青報記者在某電商平臺上以“語音包”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發現相關商品多達數十個,售價從1元到50元不等。北青報記者選擇了其中一款月銷已900多筆的“語音包”向商家進行咨詢,商家表示目前店里的微信語音包有兩檔,一檔是25元,包含1800多條來自不同人的語音,另一檔是50元,包含上千條同一個人的說話和清唱歌曲的語音。“目前商品只支持安卓系統,蘋果手機無法使用。”該商家客服表示。

  隨后,北青報記者購買了一款25元的“語音包”,經過一系列設置,在安卓手機的微信中便出現了該軟件的插件界面,在界面中可以搜索想要發送的語音內容并發送出去。多位接收者告訴記者,語音與真人發送的質量沒有明顯區別,很難辨認。

 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,在購買的語音包中以年輕女性聲音為主,主要是日常交流用語,其中也有多條與“紅包”相關的語音。在購買前商家還向記者發來一份“使用規范和要求及免責聲明”,聲明中稱,嚴禁用作非法用途,一經發現回收軟件使用權,且由此產生的后果由使用者個人承擔,與店鋪無關。

  除了語音包,還有部分商家在微信公眾號、QQ群中售賣微信“變聲器”。“變聲器”聲稱除了能發送語音包以外,還可以進行實時的變聲處理,售價則在200元左右。

  變不法分子偽裝工具

  在多款“語音包”產品的買家評論中,一些買家表示,購買語音包是為了“整蠱”“逗”朋友。北青報記者也注意到,在不少直播平臺中,也有主播在直播和短視頻中利用語音包整蠱網友。但是,也有案例顯示語音包的使用常常超過了“娛樂”的范圍,變成了不法分子的偽裝工具。

  2019年7月,湖北丹江口檢察院微信公眾號披露,朱某在網絡游戲中認識被害人小軍,朱某將自己的微信、QQ號均偽裝成女性,編造“白富美”的身份,兩人很快發展為網絡戀人關系。在網絡交往中,小軍通過微信、QQ轉賬的方式向“女友”朱某轉款78760元。

  然而,因“女友”(被告人朱某)不愿意視頻、語音、電話,小軍時常在網絡游戲中向被告人羅某訴苦。而羅某則“順水推舟”選擇隱瞞自己的男性身份,以女性的身份與小軍聊天。羅某先后以手機配置差、沒錢吃飯等為由騙取小軍18380元。最終,小軍察覺被騙并報警。警察調查發現,騙走小軍近10萬元的兩名“女友”其實都是男人。

  2019年7月,寧波網警也在微信公眾號披露了一起利用“語音包”進行詐騙的案件。男子鄧某通過某社交軟件,注冊了多個女性賬號,以提供特殊服務為由添加了多位男性好友。隨后,鄧某通過微信語音包中的女性聲音和受害人聊天騙取受害人的信任,并要求受害人向其匯款。直到民警在鄧某的暫住房內將其抓獲,鄧某已成功詐騙了7000余元。

  制售使用均存違法風險

  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常莎告訴北青報記者,微信語音包雖然很多時候被包裝成娛樂工具,實際上在語音包的制作、售賣和使用中都可能存在違法風險。

  常莎表示,在語音包的制作中,如果聲音是由電腦合成但模仿了他人尤其是社會公眾人物的聲音,在未取得被模仿者同意的前提下,涉嫌侵犯他人的人格權利,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。若該語音包存在侮辱他人的內容,則可能構成損害他人名譽權,應承擔停止侵害、賠禮道歉、消除影響、恢復名譽、賠償精神損失等責任。

  一旦有不法分子利用語音包進行詐騙,售賣語音包的商家也并不都能免責。“若賣語音包的行為人與買方有利用該語音包詐騙的共謀,并且利用該手段使他人受騙而交付財物,則涉嫌構成詐騙罪共犯。若賣方與買方未產生共謀,則應由實際實施詐騙罪的行為人承擔相應刑事責任。若該詐騙手段針對不特定多數人實施,即使未產生實際受害,根據相關規定該行為亦涉嫌構成詐騙罪(未遂)。”常莎說。

總共: 1頁   
作者:李卓雅

西楚網新媒體矩陣

  • 頭條號
  • 鳳凰號
  • 百家號
  • 企鵝號
  • 網易號
  • 大魚號
  • 搜狐號
  • 一點資訊
  • 快傳號

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權用戶:http://www.qhevca.live

河内五分彩技巧经验心得